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首 页 远东概况 业务介绍 新闻动态 律师团队 法律法规 远东案例 律师休闲 法律咨询 远东法易 招贤纳士 联系我们 律师博客
远东案例
刑事案例
民商事案例
行政诉讼案例
其他案例
民商事案例 首页:远东案例 - 民商事案例
某银行与黄某、某保险公司、某贸易公司借款保证保险合同纠纷案
编辑:lili      更新时间:2007-11-02       点击次数:4677

———借款合同、保证保险合同、保证合同的法律关系及借款合同无效后的责任划分

                                              

再审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某保险公司广西分公司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黄某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某银行邕州支行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某贸易公司。

 

一、案件基本事实

200226,某银行邕州支行(以下简称“邕州支行”)与某贸易公司、某保险公司广西分公司(以下简称“保险公司”)订立一份《汽车消费信贷保险合作协议》,约定由邕州支行提供汽车消费信贷资金,某贸易公司作为特约汽车经销商,保险公司为购车人提供汽车消费贷款保证保险,免赔额10%20O2318日,保险公司向邕州支行出具一份《保险承保确认书》,该确认书上记载:鉴于购车人黄某向某贸易公司申请购买CQ4260TF红岩牌牵引车,并愿意向该行申请汽车消费贷款,根据《机动车辆消费贷款合作协议》之规定,我公司已对购车人资信资料进行核对,认为符合承保条件,同意承保以下业务:机动车辆保险和机动车辆消费贷款保险。2002328,邕州支行与黄某订立一份《中国银行个人购车借款合同》,约定由邕州支行借给黄某490000元作为购买红岩牌牵引车一辆的款项,借款期限为36个月,年息为6.039%,合同还约定借款以转帐方式直接转入车辆经销商某贸易公司的账户,由保险公司提供抵押担保,并由相关当事人另行签订《()抵押合同》。 同时,黄某与某贸易公司订立《机动车辆购销合同》,约定由黄某向某贸易公司购买红岩牌牵引车,单价70000O元,黄某应当交纳首期款21000O元及10%的保证金,余款办理机动车辆消费贷款,某贸易公司在银行把购车贷款转到其账户后把车辆及有关手续交付黄某。上述合同订立后,保险公司向黄某出具了《机动车辆消费贷款保证保险单》,黄某交清了保费,邕州支行于2002329490000元划入某贸易公司帐上。同年42日,保险公司出具《机动车辆保险单》。此后,黄某偿还了部分贷款,但自20029月以后开始拖欠,尚欠本金388632.10元及利息(问作者,计算至何时止?)2003429,邕州支行向某贸易公司发出催告函。2002429,某贸易公司复函邕州支行称:因原某贸易公司法定代表人谢某挪用黄某的购车款,某贸易公司愿意承担黄某欠款的连带责任。某贸易公司未向黄某交付车辆,合同上约定的车辆也未到有关部门办理抵押登记手续。

 

二、一审南宁市江南区人民法院认定和判决

一审审理认为:

邕州支行与黄某签订贷款合同,该行已完全履行了贷款义务,黄某逾期还款,邕州支行有权要求黄某提前偿还全部借款本息。至于某贸易公司挪用该笔借款的行为,是某贸易公司与黄某的购销合同的违约行为,黄某可以向某贸易公司另案主张权利。本案借款合同有效,保险公司向邕州支行所作的保证是有效的,应承担黄某借款90%的连带赔偿责任,此后,再由邕州支行向黄某主张赔偿。某贸易公司表示愿意为黄某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予以支持。

一审法院判决:

一、黄某应偿还邕州支行借款本金388632.10元及相应利息(利息计算,在借款合同期内的利息按合同约定计付,逾期后的利息则按中国人民银行关于金融机构计收逾期贷款的利息方法计算);二、某贸易公司对上述借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三、保险公司应对黄某的借款本息承担9O%的连带清偿责任;四、如某贸易公司、保险公司承担了保证责任,有权向黄某进行追偿;黄某应赔偿邕州支行已支出的律师代理费16000元。

 

三、二审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和判决

二审法院审理认为:

邕州支行与某贸易公司、保险公司订立的《汽车消费信贷及保险合作协议》,邕州支行与黄某订立的《中国银行个人购车借款合同》,某贸易公司与黄某订立的《机动车辆购销合同》,均是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合法,为有效合同。邕州支行已按合同约定向黄某发放了贷款,黄某逾期未能归还贷款,应承担违约责任。因某贸易公司愿意对黄某的借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因此,对邕州支行要求某贸易公司对黄某借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应予支持。保险公司与黄某签订的保险合同是邕州支行与黄某订立的借款合同的从合同,该保险合同因保险标的车辆不存在而无效,同时保险公司与黄某订立的保险合同因保险抵押物不存在也无效。由于抵押物不存在,保险公司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二审法院判决:

一、维持一审判决的第一、二、五项;二、撤销一审判决的第三项;三、变更一审判决的第四项为:某贸易公司向邕州支行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后,有权就代为清偿部分向黄某追偿;四、驳回邕州支行对保险公司的诉讼请求。

 

四、二审法院再审认定和判决

二审法院再审认为:

邕州支行与某贸易公司、保险公司订立的《汽车消费信贷及保险合作协议》,某贸易公司与黄某订立的《机动车辆购销合同》,保险公司与黄某、邕州支行订立的《机动车辆消费贷款保证保险合同》及邕州支行与黄某订立的《中国银行个人购车借款合同》均是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合法,为有效合同。邕州支行已按合同约定向黄某发放了贷款,黄某逾期未能归还贷款,应承担违约责任。鉴于某贸易公司愿意对黄某借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邕州支行要求某贸易公司对黄某借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应予支持。保险公司与黄某、邕州支行根据《汽车消费信贷及保险合作协议》及其附件《机动车辆消费贷款保证保险条款》订立的《机动车辆消费赁款保证保险合同》,是邕州支行与黄某订立的《个人购车借款合同》的从合同,是保险公司对黄某履行偿还贷款义务的连带责任的保证担保,因此,保险公司应对黄某不能如期偿还的贷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原一审判决定性准确,适用法律和处理正确,应予维持;原二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判决维持原一审判决部分正确,但判决变更和撤销原一审判决部分及驳回邕州支行对保险公司的诉讼请求错误,应予纠正。邕州支行申请再审理由成立。

二审法院再审判决:

一、维持二审判决第一项;二、撤销二审判决第二、四项;三、维持一审判决第三项;四、变更二审判决第三项为:某贸易公司、保险公司向邕州支行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后,有权就代为清偿部分向黄某追偿。

 

五、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再审认定和判决

保险公司不服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再审判决,向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提起再审申请。

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再审认定:

黄某与邕州支行签订《个人购车借款合同》,指定款项为黄某向某贸易公司购买红岩牌牵引车专用。在本案中,某贸易公司没有购进涉案车辆,而是将贷款挪作他用。黄某作为某贸易公司的职员,对某贸易公司并未实际购车,无法向其交付车辆的事实是明知的,但其与某贸易公司一起隐瞒事实真相,以购车人的名义与邕州支行签订借款合同,在无车辆交付的情况下,于2002329在邕州支行获得汽车消费贷款后至同年8月。每月均从某贸易公司财务部办理借款手续,向邕州支行分期偿付借款,然后再凭邕州支行出具的缴款凭证向某贸易公司报销,此后却拖欠贷款至今。某贸易公司承认已将贷款挪作他用,表示愿意对黄某的借款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故应认定黄某并无真实的贷款购车的动机,而是与某贸易公司恶意串通,通过签订虚假的购车合同,以达到协助某贸易公司占有邕州支行款项的目的。上述行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一款第(二)项:“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者第三人利益”及第(三)项:“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规定的情形,应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五十八条第(七)项“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民事行为无效”的规定,确认邕州支行与黄某签订的《个人购车借款合同》无效。

关于本案的保证保险合同纠纷如何适用法律的问题。200312 28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关于人民法院审理保险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征求意见稿),该解释第三十四条第一款规定:“保证保险合同是为保证合同债务的履行而订立的合同,具有担保合同性质。”;第三十六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保证保险合同纠纷当事人的权利义务时,适用保险法;保险法没有规定的,适用担保法。”虽然该解释目前尚未颁布施行,但在目前法律法规对保证保险合同纠纷应当如何适用法律尚无明确规定的情况下;依照我国民法理论的公平原则以及最高人民法院的《关于人民法院审理保险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征求意见稿)的相关精神,对保证保险合同产生的纠纷案件,首先应当适用保险法的规定;如保险法没有作出规定的,则适用担保法及相关的司法解释进行调整。

关于本案的民事责任的划分问题。在本案中,各方当事人均认可邕州支行、某贸易公司、保险公司共同签订的《工程机械消费信贷及保险合作协议》,根据该协议第七条的约定,某贸易公司将购机人借款所购车辆的有关证件(包括发票原件、合格证、工程机械购销合同原件和复印件等)交给保险公司,并协助购机人与保险公司签订车辆抵押合同;由保险公司出具保证保险单,然后将保单随同以上单证送交邕州支行审核。但某贸易公司根本未购进涉案的红岩牌牵引车,该车的购车发票以及合格证等资料并不存在,保险公司在保险标的物不存在的情况下,仍向黄某签发《机动车辆保险单》及向邕州支行出具《保险承保确认书》存在审核失当的过错。此外,《工程机械消费信贷及保险合作协议》第八条亦约定,邕州支行收到某贸易公司交来的车辆有关证件并审核无误后,将工程机械购销合同正本及有关复印件、机动车辆保险单和保证保险单正本留存,发票原件、合格证原件及抵押合同交由保险公司留存后,与购车人签订《汽车消费贷款合同》。但邕州支行在贷款审批过程中,对黄某虚构的购车事实未予认真审查,在购车发票等重要资料缺失的情况下,仍向黄某发放贷款,亦负有审核失察的过错责任。

关于保险公司应否承担本案的担保责任及应承担多少赔偿责任的问题。由于本案存在借款人与银行指定的特约汽车经销商虚构购车事实,而保险公司与银行在各自的审查范围内均未尽谨慎的审查义务,购车贷款被挪用造成损失的法律责任应如何确定的问题,在《保险法》没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本案应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及相关的司法解释进行处理。本案借款合同被确认为无效后,黄某作为合同当事人,应承担向邕州支行偿还借款本息的法律责任。某贸易公司承认将贷款挪作他用,表示愿意承担黄某借款的连带责任,属于债的加入,应对本案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保险公司向邕州支行出具具有担保性质的《保险承保确认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五条第一款的规定:“担保合同是主合同的从合同;主合同无效,担保合同无效。担保合同另有约定的,按照约定”,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主合同无效而导致担保合同无效,担保人无过错的,担保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担保人有过错的;担保人承担民事责任的部分,不应超过债务人不能清偿部分的三分之一”的规定,保险公司应对其无效的担保行为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但由于本案中,某贸易公司作为汽车消费贷款的特约汽车经销商系由邕州支行亲自指定,贷款资金为该行掌握,贷款发放的权利亦属于该行,故对本案贷款损失的后果,邕江支行的责任大于保险公司,因此,保险公司应对黄某、某贸易公司不能清偿的本案债务承担 2 0%的赔偿责任,其余不能清偿部分的损失,由邕州支行承担。某贸易公司、保险公司承担本案的民事责任后,有权就代为清偿的部分向黄某追偿。

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再审判决:

一、撤销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门(2004)南市民再字第21号民事判决(2003)南市民二终字第306号民事判决及南宁市江南区人民法院(2003)江民二初字第135号民事判决;

二、黄某应偿还邕州支行借款本金388632.10元及利息(利息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流动资金贷款利率分段计付);某贸易公司对黄某的以上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三、某保险公司应对黄某、某贸易公司不能清偿的债务部分承担20%的赔偿责任;

四、某贸易公司、某保险公司承担以上的连带清偿责任、赔偿责任后,有权就代为清偿的部分向黄某追偿。

六、对本案的解析

本案是一个涉及借款合同、保证保险合同、担保合同纠纷的案件,案件标的不大,但涉及的法律关系较为复杂,且目前法律对有关保证保险合同纠纷应当如何适用尚无明确规定的情况(注:请核实有无规定,黄逸捷认为已有明确规定)。案件历经法院四审,所涉及的法律问题值得探讨。

(一)、借款合同与保证保险合同、保证合同之间的法律关系

保证保险是债务人(投保人)应债权人(被保险人)的要求就其可能发生的信用风险向保险公司投保,一旦债务期届满债务人(投保人)不能得到履行时,债权人(被保险人)可以向保险公司直接主张赔偿的一种保险险种。保证保险是保险与担保法律关系结合的产物。保证保险合同是商业保险领域上的一项新业务,目前开展比较多的是汽车消费贷款保证保险、住房消费贷款保证保险等。由于我国保证保险业务开展比较晚,立法相对滞后,除了具有指导性的《保险法》之外,还没有具体的法律法规及司法解释规范这一合同引起的纠纷行为,在理论界和实务界存在比较大的争议。主要的争议是:1、保证保险的性质是财产保险的一种,保证保险合同是独立合同,具有独立性,应使用的法律是保险法,而不是担保法。2、保证保险合同是从合同,借款合同是主合同,应适用的法律是担保法。

关于保证保险合同是否具有从属性问题,最高人民法院的判决和复函存在不同观点:

12000828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中国工商银行郴州市苏仙区支行与中保财产保险有限公司湖南省郴州市苏仙区支公司保证保险合同纠纷一案的请示报告的复函》认为,保证保险虽是保险人开办的一个险种,其实质是保险人对债权的一种担保行为。

2、最高人民法院于2003314做出的(2000)经终字第295号民事判决认为:“在保险合同法律关系中,其它民事合同的权利义务虽是保险人确定承保条件的基础,但其不能改变两个合同在实体与程序上的法律独立性,其它民事合同与保险合同之间不存在主从关系”。

在最高人民法院未颁布《关于人民法院审理保险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前,该争论仍在继续。

(二)关于广西区高级人民法院以未生效的司法解释进行判决依据的问题。

广西区高级人民法院经过审理认为,依照我国民法理论的公平原则以及最高人民法院的《关于人民法院审理保险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解释》”)的相关精神,对保证保险合同产生的纠纷案件,首先应当适用保险法的规定;如保险法没有作出规定的,则适用担保法及相关的司法解释进行调整。笔者认为,由于《解释》尚未出台,广西区高级人民法院根据未生效的司法解释和公平原则进行判决,体现了法官的“自由心证”过程。本判决实际认定了保证保险合同是借款合同的从合同,笔者认为该观点是值得商榷的:

1、法院判决应依照生效的法律和司法解释进行判决。因为未出台的司法解释尚处于讨论阶段,假设最终的司法解释保留了该条款,则法院的判决是正确,如未保留该条款,则法院的判决将会是错误的。

2、该司法解释规定本身就存在问题。从立法学角度而言,《担保法》和《保险法》均是民事单行法律,阶位相同,两者之间并不产生特别法优先、一般法补充适用的问题。《担保法》和《保险法》相对于《合同法》而言是特别法,分别调整担保关系和保险关系。因此,涉及保证保险合同的签订、解除、违约责任等应适用《合同法》的一般规定。

笔者认为,法院以未出台的司法解释作为判决的法律依据值得商榷。

本案是在目前《保险法》及相关法律尚无明文规定情况下所做的判决,有许多法律问题值得大家思考。

版权所有 ©2000-2014远东律师事务所
地址:南宁市金湖路63号
电话:0771-5511820 传真:0771-5511887  
投诉电话:0771-5509062 联系人:翁丰华 EMAIL:li.lili@dentons.cn  桂ICP备0500418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