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首 页 远东概况 业务介绍 新闻动态 律师团队 法律法规 远东案例 律师休闲 法律咨询 远东法易 招贤纳士 联系我们 律师博客
远东休闲
律师手记
律师沙龙
律师手记 首页:远东休闲 - 律师手记
三十年的几个瞬间
编辑:ydls      更新时间:2009-07-29       点击次数:6409

三十年的几个瞬间

                    —— 谨以此文纪念中国律师制度恢复30周年——

 

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而生命的意义是无限的。但我们很多时候不得要领。“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当时光荏苒,回首往事的时候,才发现生命的意义其实已经印在那些模糊的往事中。

1979年,中国恢复律师制度。三十年光阴,恍如白驹过隙。如果说这三十年对于一个变革中的国家和民族来说是举足轻重的,那么对于律师个人而言,三十年何尝不是一个人生命中最宝贵的时光!

无论是有意投身改革大浪,还是无意间被裹着前进,律师的经历都注定是我们人生中最浓重的故事。当我们把青春与激情、知识与智慧都全部奉献给这份无比珍视的职业后,三十年的生命之车上载满了光荣与梦想,快乐与痛苦。从未以律师为人生理想的我,却注定要终身从事律师工作。回首三十年,才明白改变只是在瞬间,但过程却很漫长。

我愿意和朋友们分享这三十年中的几个瞬间。如果这些故事给已经做律师的朋友们或者未来做律师的青年人以启迪和鼓励,那就成就了我的本意。而我本人,在找回这些故事的瞬间,也再次认识了律师职业的意义,再次感受了法律人的生存价值。

 

                    1979年:没人关心律师是干什么的

 

这一年,三中全会开过了,国家百废待兴,法律制度更是如此。

我在县一中上初中,是该校十年动乱后第一批公开招考的初中生。录取通知书上要求每个学生必须带上劳动工具(撮箕一对、锄头一把)和毛选五卷报到。这是桂西北一个历史悠久、山清水秀的县城,人们喜欢文艺、文学等一切浪漫的东西(文革时他们把这一切化为对革命样板戏的疯狂热爱)。也许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也无可避免地成为文学爱好者,疯狂地阅读所有能找到的文学作品,甚至不分良莠:把《人民文学》、《星星诗刊》、《少年文艺》和《梅花党》、《十二张美人皮》等手抄本一并囫囵吞枣。

年幼无知的我全然不知道,就在这一年8月,中央决定审判“四人帮”。在1980年公开进行审判程序中,律师出现在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上。在国家的历史舞台消失了很久的职业终于得以借助政治角色重登历史舞台。不过,当时的人们并不知道这一非比寻常的历史事件在中国法制史上的重大意义,他们更津津乐道的是江青拒绝了特别法庭给她指派的律师。

年幼的我同样无知,依然做着小姑娘的文学梦,陶醉在小说和诗歌的海洋里。

 

                 1984年:老师说考上大学就要学法律

 

高中时代的三部电影改变了人生。田华主演的电影《法庭内外》表现了女法官在社会主义制度下的作用,而印度电影《流浪者》和巴基斯坦电影《人世间》才真正向我们展示律师职业的独特魅力。那种在法庭上激情飞扬的演说、你来我往的激辩、法律与现实的矛盾冲突场景让我十分着迷。

这一年夏天我参加高考。考大学的目标还是中文或新闻。但在填报志愿的时候,黄福烈老师(是我分班前的物理老师)强烈推荐我填报法律系,为此多次找我谈话(其实我已经不是他管的学生)。老师何以断定我是学法律的“人才”?是我桀骜不驯、特立独行的个性?还是我担任学生会主席时彰显出对公共事务的爱好?不得而知。

老师一番严肃认真的谈话,给我定下了“中国需要法制,法制需要法官和律师,你应该去大学读法律”这个目标,我被他说得热血沸腾,不顾父母的意见(要我学财经),一口气把高考录取志愿表的第一志愿全部填满了法律系或政法学院(不用说,第二志愿填的全部是中文系或新闻系)。当我被第三志愿中山大学录取后,在入学典礼上被作为不喑世故的“典型案例”讥讽时,才知道幸好我的志愿全部是法律专业,幸好我的高考分数还不低,否则看到我乱填一气的志愿,高傲的中山大学决不会录取被第一志愿(北大)拒之门外的我。

不管乐不乐意,这一年秋天,我踏进了紫荆园,开始了我七年读法律生涯。那也是我生命中最快乐、最美好的读书时光。

 

                 1991年:别无选择做律师,但可以选择做好

 

在中大学法律的七年,是变化的一个过程,从对法律莫名其妙、毫无兴趣到渐入佳境、沉浸其中,差不多到了“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境地。尤其是跟随端木正教授和陈致中教授研习国际法的三年,几乎是一对一的教学模式使得我“独占”了老师精心传授的学术知识和人生智慧。在老师的影响下,活泼好动的我渐渐沉醉于读书、翻译、研究学问,对学术的兴趣大大胜于实务。虽然这三年里,为了补贴生活也在课余给公司做法律顾问,但内心里却立志做一名大学法律老师。

1991年的夏天,一纸派遣令把我分回广西。我到指令单位报到时被粗暴无理地拒之门外后,又莫名其妙地被十几个单位拒绝接收,才明白别人祭台上的一只羔羊是多名无奈。别无选择之下,只能到广西第一律师事务所做律师。大学教师的梦想凄然裂碎,对生活的信念也惨淡不堪,幸好父亲很多年前的善举慧及于我,我得以在爱情、亲情的支撑下度过人生中最艰难的岁月。  

在相当长时期内,我对律师职业的社会作用和自己的能力都充满了疑惑。尤其是完全可以胜诉的案件莫名其妙败诉了,法官在法庭上大声呵斥被告和律师:“不准你发言!”,郁闷不堪。再加上,从学校的纯理论研究律师事务所的实务操作,没有师傅领进门,相当于战士没学瞄准就上战场,外表坚强,其实心虚得很。记得刚上班不久,主任分给我一个房屋继承案和一个申诉再审的刑案。号称“司法厅第一个法学硕士律师”,面对案件时却是狗咬栗子——无从下口!只好秉着做学问的认真精神,虚心请教同事,庭下精心准备各种法律文书,庭上慷慨激昂、据理力争。也正是由于这样的经历,使得我以后有机会带徒弟的时候,都毫无保留地传授经验给他们。

职业上苦恼无法排解,于是有机会出差北京,我就跑到宽厚的老师和仁慈的师母那里求开导和安慰。端木老师虽身居最高法的高位,却也无奈,嘱咐我正直地做人认真地做事,任何情况下都别丢了专业,“要随时做好准备,不然机会来了你抓不住。”可惜那时的我太年轻,没能完全领会老师话里深层次的含义,但内心里坚定了正直和认真的人生态度。不管喜欢与否,每一个案件都全力以赴地去做好,每一篇代理词都象写论文一样去写好。正是这种踏实认真的工作作风,为我赢得了客户的长期信任。我离开一所的时候,我的所有顾问单位都随我转了所。他们当中很多人至今还是我的客户。

 

 

1996 做一个有专业特长的律师

 

1993年开始,中大的同学们已经纷纷下海创业,也多次动员我去广东,但我已经安家南宁,孩子幼小,难以割舍。在本地又找不到发展方向和目标,十分苦闷。第一律师事务所是统一接案,主任分配,律师对业务不能选择。我承办了几乎所有类型的传统业务。很能磨练人,但我内心里并不认同这种“万金油”式的律师。一所也是广西最早实行自收自支的国办所,虽然有了摩托车、BB机和大哥大等先进装备,体制上还是受行政机关的管辖和约束。

在全民下海的大潮推动下,1995年前后,一所同事纷纷辞去公职,创办合作制律师事务所(那时还没有合伙制律师)。内心一直不满于现状、渴望改变的我也与朋友酝酿筹办自己的律师所。只可惜热血有余、经验不足,当其中一个朋友放弃的时候,办所的理想也悄然落空。

往何处去?我再次走到人生的十字路口。

此时,钟小慧律师邀请我加入她主持的律师事务所。钟大姐与人为善,性格温和却兼有超强的组织能力,与我的个性刚好可以相辅相成,去她那里应该是不错的选择。但该所当时主打诉讼案件,不是我理想的方向。正犹豫间,我接到了远东所主任许智慧的邀请,有点不敢相信。远东所创建于19936月,创始合伙人全部是来自北方的中政大同学,不是法学博士、硕士也是“海归人”,以涉外案件和非诉讼服务为主要业务,当时在广西的发展态势真可谓如日中天。这正是我理想的律师事务所!不久前我和广西贸促会法律部的陈卫旗律师合作,代理了一起国际商事仲裁案件,对手正是远东所的高级合伙人郭凤武律师,我们赢了他。

后来我才知道,正是CIETAC受理的这个仲裁案,看到我们精心准备的抗辩文书和庭上的出色表现,“郭大侠”当场就暗下决心把我要到远东所来。我也相信,所学的国际法专业到了远东所才会有用武之地。同时,听说李安华律师也要辞职去远东,我再没有丝毫的犹豫,就答应了许律师。从此,远东所就成了一直深爱并耕耘至今的事业基地。

 

2001年:做一个好律师、打造一个好所

 

我在远东所最大的收获是树立了专业律师的定位。在这个过程中,无疑从许智慧、郭凤武等律师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在远东的头几年,很多业务都是协助许律师承办,她给予我很大的信任,特别是法律分析报告、法律意见书、诉讼文书、合同文本的写作或审核,都让我充分发挥自己的特长去完成,然后她再审核,非改不可才修订。这样更使我抱着谨小慎微、认真细致的态度去做好每一份法律文书。

当然,在远东所学到的远远不止这些。对重大项目的非诉讼法律服务,是我在一所从未能接触和参与的。但在远东,这样的机会很多,尤其是涉外项目、重大基础设施投资项目的法律谈判,更能全方位地提升一个律师的专业能力、组织能力和高瞻远瞩的能力。在这个过程中,我深深遗憾在一所的五年里,几乎荒废了专业和外语。所幸,转弯还来得及。在远东,我找到了职业的定位和信心,给自己确定了职业理念:专业、专心、专注。

2001年前后,郭律师和许律师为了更高更远的目标,先后回北京发展。远东所的本土律师面临着何去何从的选择。我和李安华等人商量以后一致认为,如果我们还继续跟着许律师办北京分所,大树底下固然好乘凉,但我们自己永远不能成长为大树;如果我们独立创业,小树也许会被太阳晒死,但也才会有机会长成参天大树。后来得知,远东大部分同志们的想法是一致的。

就这样,我们继续扛着远东所的旗帜前进。不过说起容易做起难。自己办所,万事操心,困难甚多。好在合伙人和律师们都齐心协力、团结向上。我一直庆幸与一群好同事共事多年。远东所不仅继续规范管理的传统,还开始实行以学习带业务、老律师对新律师传帮带的制度,所有进远东的新律师必须从助理做起,但有目标是成长为远东的合伙人。我在这个过程中找到了职业的乐趣。

 

2008年:优秀律师所只是一个新起点

 

2008年是远东所历史上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一年。18,我们搬迁到了新购的高档写字楼,办公条件大大改善。在继2006年获得第一届广西优秀律师事务所之后,远东再次获评广西优秀律师事务所,而且还获得了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的光荣称号。主任高兴地说:“远东所达到了一个高峰!”

而我还想说,这只不过是我们一个新的起点。

就我本人而言,从事律师工作已经将近20年,从迷茫到清晰,从疑惑到坚定,从个人的摸爬滚打、单打独斗到领头打造事务所团队的专业化,就是一个探索、变更、进步、提升的过程。这个过程其实永无止境。

不止一次有人问我:“请问你怎么看待你的成功?”我总是回答:“我成功了吗?成功的标准是什么?我还没找到。我只是从职业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和工作的快乐。”这是真心话。

2007年,我和同事自费到美国德州参加美国法律和国际法研习班的学习,认识了来自30多个国家地区的律师、法官和法学教师,交流了作为法律人的酸甜苦辣,也领略了国际顶尖律师事务所的风采。回国后更觉得我自己和我们远东所都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

 

还是那句老话: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我相信,在每一个转弯的路口,如果能把握正确的方向,在彷徨中坚持下去,我们离心中的目标就已经不远了。

 

 

 

(作者:远东律师事务所 律师/合伙人  滕华)

版权所有 ©2000-2014远东律师事务所
地址:南宁市金湖路63号
电话:0771-5511820 传真:0771-5511887  
投诉电话:0771-5509062 联系人:翁丰华 EMAIL:li.lili@dentons.cn  桂ICP备05004182号